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广西笔趣阁 >> 各自远扬 >> 第23章 欢宴

我和LJ的婚礼没有仪式。像每个女孩子一样,曾经多次憧憬过自己婚礼的美好,但是却没有实现。让人不禁觉得怅惘。

在欧洲蜜月旅行时,夜晚经常哭着醒过来。即使是在深沉的梦里,心中仍然悲伤的不能自已。恢复意识后,仍然要哭很久很久。那时唯一举得幸运的是LJ能在身边,我靠在他的臂弯里,哭湿掉他的整件睡衣。他也会问我究竟梦到了什么,但是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渐渐的,哭醒的情形越来越少,只是还是会突然醒转来,然后有五六秒钟的时间不知身在何处。旅行中每个酒店的景色都美轮美奂,每个房间的大床都柔软舒适,但是每一个都不是我的家。

终于回到国内时,虽然天空灰暗、空气污浊,还是很开心。

说来奇怪的是,独立生活之后,却再也没有发生过夜半醒转的情况。玉儿刚开始学习走路时,跌倒了紫苏也装作没有看见。小姑娘发现没有撒娇的对象,终于拍拍身上的尘土自己站起来。

原来大人和孩子都是一样,失去了任性和无理取闹的对象,自然而然学会了坚强并且保护自己,毕竟哭泣也是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总归要有观众才可以。

暴力事件结束后,总经理这样问我:“你跟W集团的陈总是什么关系?”

“想知道去问警察吧!”

我面无表情地回答。为工作牺牲是可以的,但是抱歉,牺牲的范围和程度由我说了算。最好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气温在岁末时明显回暖了。四人聚会如紫苏所愿在周末进行。从公司到指定的吃饭地点,停好车,看见LJ刚好从车里走下来,他穿苏格兰风的格子衬衫,下面是浅米色水洗布裤子加一双麂皮鞋,干净清爽,一改前几日的颓废模样,见到我竟然破天荒地微笑了一下。

但是我分辨的出来,那微笑不是会心的,而是带着一丝无奈的疏离的客气的微笑。

紫苏和张琦已经到了。LJ看见玉儿便逗弄她,紫苏见状对着玉儿说:“玉儿,喊姨夫!”

玉儿害羞地躲到妈妈腿后,伸出半个脸悄悄看着外面。我走过去故意用肩膀撞了一下LJ,在他耳边悄悄对他说:“看!好姑娘都不愿意理你就是了。玉儿来,心屿抱抱。”

玉儿爬到我身上,仍然用手挡着脸,露出眼睛偷偷朝着LJ张望。LJ看着孩子的眼神却有些迷离。

今天,仅仅是今天,我想要让他平静愉快地度过,不再回忆过去任何不堪的事。如果能为他做这件事的只有我,我为什么要吝啬呢?

我不知道夏海的到来会让一切跌回冰冷的谷底。

是的,那个吻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那个雪夜的一切都不像是真的,我被大风吹昏了头,一定!清晨醒来时,发现躺在夏海怀中的自己,觉得自己真是荒谬透顶!

寂寞太久,终于在仅有的一点点的温存中败下阵来。

本来一切都在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着,我甚至怀疑有什么人误按了电影的回放按钮,几年前,甚至在没有玉儿的时候,四个人就是这样坐在一起吃饭的。

此时此刻,LJ聊起欧洲债务危机的事,张琦仔细听着却频频摇头;紫苏在帮玉儿把身上的厚衣服一件件脱下来,玉儿却执意自己去弄衣服的拉链;桌上的普洱茶散发略微苦涩的幽香,过往的时间好像被人偷走了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突然之间、恍如隔世。

“张琦,你客观地讲,心屿她这次项目完成情况如何?”LJ问,张琦稍微愣了一下。

“嗯,这话虽然当着她的面说不太好”张琦略一沉吟,我的心一下悬起来。张琦从来不评价我的工作方式。“虽然我很少赞美别人,但是我得说,我非常客观地给她十分。”

我松了一口气。

“其实这种办公环境的设计也不会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张琦接着说,“但是她尽了百分百的努力,她的滴水不漏是有目共睹的,在部门让那些官员们说出赞美之词可不是容易的事,我想是她的热情和工作方式帮了她大忙。”

我抬头,看见LJ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你说把W集团的工程给她怎么样?”LJ说,眼睛仍然看着我。

起初的我觉得他只是在开玩笑,因为那不是普通庞大的工程。如果这个工程交到我的手上不!我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有些惊慌的我看着张琦向他求助。

“虽然我不专业,但是个人认为她的工作能力没有问题,只是体力和精力上能不能撑得住”张琦很委婉。

LJ仍然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怎么还不点菜?”我问紫苏,我很乐意在这个时候转移话题。

“等着,还有人没到呢!”

“谁?”

诧异着,坐在我对面的紫苏却突然抬起头,大力挥手招呼起来。我回过头,夏海站在我身后不足五米远的距离上。桌上的视线都朝他的方向集中过去,他只看着我,眼神里有些不知所措。

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

夜晚降临后天气依然很冷,夏海却只穿了薄薄的黑色机车夹克,身后背着吉他,他朝桌边其他的人行注目礼,最后将视线放在我的脸上。

“心屿!你来介绍吧!”紫苏说。

“还是你来。既然是你把人找来的。”我没好气,紫苏却满不在乎,她大大咧咧地说:“我就不用说啦!但是你得叫我姐姐,那边那两位”她指着餐桌的另一方向,“是你的姐夫们。”

“这个是夏海。陈总,你是第一次听说他吧!”紫苏在公众场合会戏谑地称LJ为陈总,但是他介绍夏海的语气让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偷眼看夏海的表情,他一直用研究的目光盯着LJ看,眉头微微蹙起。

夏海被安排坐在我对面的位置,LJ坐在我的左边,我从未向他提起过夏海的存在,此时此刻也不是解释的好机会。我沉默着,数次低头确认餐具的位置和摆放,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闷,就连玉儿也不再做声。

点菜的时候,沉闷的气氛被打破,取而代之的却是诡异。

与往常一样,LJ细细询问服务员关于菜品的问题,主料辅料、是炖煮还是煎炸、材料是否新鲜、就连菜系和厨师的籍贯也是他关心的。我哦虽然习惯于他的怪癖,但是今天仍然不自在。良久,他对服务员说:“鱼我刚点的那条鱼,告诉厨师,不能做成鱼的样子,明白?”

“啊?”服务员张大嘴,他们中十个有十一个听到这句话时都会是这种反应。

“就是说,别让我看到这条鱼本来的模样,或者切丝或者切片随便你,或者做成鱼汤我也没意见,这回懂了吗?我们这儿有位小姐不能看见鱼被摆在餐桌上,不然她会食不下咽的,拜托了。”他朝年轻的女服务员善意地挤挤眼睛,那个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啊!我明白了。没关系的,小朋友一般都会害怕。”服务员看着玉儿宽容地说。

“哦,是吗?”LJ有些调皮地看着我,“我们这位小朋友似乎有点儿超龄了。”

服务员一头雾水地走开,我恶狠狠地瞪了LJ一眼。“要么就别点这道菜,特意去为难别人觉得很有意思吗?”我说。

“我想吃怎么办?”LJ耸耸肩。“她倒现在还有这个怪癖吗?”他朝着乐不可支的紫苏问道。

“嗯。不知道我姨妈怀她的时候是不是鱼吃的太多了也不一定。除了这个,怪毛病一大堆,小时候亲戚们一起吃饭,哪个要是把菜混在她放米饭的碗里她就跟谁急,米饭一直吃到最后一粒,必须都得是白色的,不能染上其他颜色。”紫苏说。

“杂粮饭呢?”张琦也觉得好笑,问道。

“她根本不吃杂粮,到现在都不吃,是吧江心屿。”紫苏说。

“江心屿偏食!”玉儿也来凑热闹,大声喊道!“偏食”这么复杂的词,她到底是跟谁学的?

“嗯,我想起来了。她吃炸酱面的时候,每一根面条都要沾上酱料才行,不然她就不会吃。你是不是有点强迫症?”LJ用手支着头,转过脸来问我,有些暧昧地,旁若无人地看着我的脸。

因为我吃饭的习惯要开批判大会吗?

这时,一个过于清晰的声音响起来:“心屿她根本就不吃鱼。”

众人都把注意力转移到说话人的身上,是夏海,用他略带口音的普通话一字一顿地说。

刹那间,好像出现一个消音器突然悬于半空中吸走了所有声音。

夏海仍然不以为意地看着我,“心屿她,既不吃鱼,也不吃羊肉;她不吃油菜和香菜,蛋炒饭里的葱花也要一粒一粒挑出来,她吃饭的时候不喝水、也不喝汤,她拿筷子的方式筷子总是交叉着,娟姨每次看到时总要说上一两次。还有,她除了吃娟姨的炸酱面,从不吃别人的”

“别说了!”我制止了他,夏海一惊。

“别再说了。”这次更像是恳求的语气。

“你干吗把他也找来?”洗手间里我责备紫苏。

“干吗不!我倒要问问你,你为什么不愿意我找他来。”紫苏盯着我看。

“那你为什么不事先通知我,要找也是我去找。再说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你都忘了我在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了吧!”紫苏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她大学里主修刑侦学,结果现在要用在自己妹妹身上,这样像话吗?

紫苏半靠在洗手台上,抱起双臂看着我。“夏海他”她停住了,像是在组织语言,“我该怎么说呢?就是说你跟他没什么吧!”

“啊?”我困惑地发出一个单音节词。

“我总觉得他对你,好像不是那么简单。你想想看,刚才他说的那一席话,你们一起生活的时候他才多大,估计还尿床呢吧!怎么会记住这些事的?还有,我问他当初是怎么找到你的,他避而不答。这就奇怪了,他对你的事情了如指掌,你对他却一无所知不是吗?你的态度也是奇怪的要命。”紫苏狐疑地看着我。

“我怎么”话刚说了一半,紫苏就接过去。

“你不愿意夏海跟LJ见面是不是?”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真的可怕。

“江心屿我警告你,做你该做的事,这个世界可没有后悔药给你买懂吗?我不管你对夏海是怎样的感情,但是全都整理掉!你开什么玩笑?我理解你这么多年都孤身一人,谁给你点儿温暖你就感激涕零,那LJ呢?你怎么不想想他,这么多年他为他犯的错误也付出代价了,要说女人一耍起狠来还真不是盖的。你们现在仍然是合法夫妻懂吗?而且我认为他是个好丈夫。该骂的该打的我都替你做过,你有什么心结该结也该解开了,当初他怎么把你从火坑里救出来!心屿,婚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知道吗?”

我深深叹了口气。我又何尝不知道婚姻并不简单呢?

“这些话我从来没对你说过,以后也不会再说。回去吧!离开那么长时间,让人起疑。”

“干吗把这一切变得这么复杂,我也只是想好好吃顿饭而已。”我边走边发牢骚。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难不成问题能自己消失不成?我把夏海也叫来就是想让你弄清楚自己的感情。不是我这人太过敏锐,我就知道你跟夏海你们之间有什么。你们俩一看就是一种人,懂吗?他连看人的眼神都跟你一样的。”

“什么?什么眼神?”

“喏,就是这个眼神。跟没睡醒一样!”

忍了许久,我还是举起左手开始啃大拇指上的指甲。回到餐桌,LJ对我说:“心屿,这位我是说夏海他竟然跟我是一个大学毕业的。”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我们在学校的棒球队里还担任同一个位置,你相信有这么巧的事吗?”

我惊异地看着夏海。这下就紫苏也目瞪口呆。

我的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仿佛只有我一个人站在空旷的舞台上,刺眼的灯光从我头顶直照下来,四周一片黑暗,夏海躲在这无边的黑暗中,他明了一切,用批判的眼神看着我。

接下来的时间,用餐气氛一落千丈。我轮流看着桌旁的每个人,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夏海、LJ、紫苏、张琦,甚至玉儿:玉儿刚刚开始上幼儿园,老师教过的用筷子的方式她始终不能掌握,别的小朋友已经可以夹起豆子一类的菜肴,她手中的筷子仍然被用作叉子用,见什么都要扎过去了事,此刻她正同一块鸡翅中角力,那块鸡翅中拼死抵抗着,就是不肯如她的愿。

LJ一边心不在焉地说话,一边帮我布菜,这是他多年的习惯。我挑挑拣拣地吃,盘子里的东西越堆越高,慢慢冷掉了。我不用抬头也知道谁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没有移开过。

紫苏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夏海聊天,我听见她问道:“夏海在那边有没有女朋友?”

我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心却“咕咚”一声。他没有回答。因为否定通常很容易,肯定反而很难。据我所知,宁愿不说,他也不会说谎。

这顿饭吃的真是痛苦难熬!

但是紫苏说的对,如果不被迫到绝境,我是不会面对现实的。

我为什么要庸人自扰呢?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只有我在胡思乱想,但是我从来也没有确认过夏海的心意啊!也许是我会错意也不一定。我这样子安慰自己。也许那些拥抱只是温暖的慰藉,也许那个吻只是只是一种告别仪式,告别那些久远的伤痛,好让自己走的更远也更轻松些。

这样跟自己解释着,心情稍稍变好了些。日子在一天天流逝,新的一年就要来临。

喜欢各自远扬请大家收藏:(www.gxgqt.org)各自远扬广西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各自远扬最新章节 - 各自远扬全文阅读 - 各自远扬txt下载 - 夏天的卡农的全部小说 - 各自远扬 广西笔趣阁

猜你喜欢: 泡沫公主的专属王子王牌明星:我的黑道女友蓝色泌紫被富家少爷爱过的那几天恶魔斗女王我的暴力女友拽公主的王子殿下甜心酷女冷情首席的可爱妻三国恋爱:左手的恋爱法则暖心24小时:步步为营我的丁香王子陌路相逢青春时光遇到爱陌路红颜,为谁倾城我的倾国倾城爱情呼叫救命搞笑校园:五个萝卜五个坑彼间年少之繁梦如花我喜欢你,却没有资格永恒,栀子花开妖孽美男靠边站樱花恋人交响曲霸道校草霸道爱扛上拽丫头:这校草真帅对不起我爱你-上
完本推荐: 暴君的第一宠妃全文阅读九越圣皇全文阅读与狼共枕全文阅读王爷魅:修罗王妃全文阅读异能保镖全文阅读重回六零:种田发家养崽崽全文阅读寻妖全文阅读恶魔法则全文阅读大灾纪全文阅读继承者归位:错爱冷艳二小姐全文阅读陌上花开为君归全文阅读异世重生之逍遥游全文阅读重生俏公主:夫君太霸道全文阅读冠军教父全文阅读中国远古帝王谱全文阅读盗墓狂徒全文阅读阴阳毒神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大邪主全文阅读浴血重生:倾城妖后乱天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火影之最强震遁九天神皇家有悍妻怎么破永恒圣帝超神制卡师凌天战尊不世奇才鬼医墨凰:魔尊大人,别撩我!苍穹之上无可救药余生有你,甜又暖你真是个天才绝天武帝尚书大人易折腰腹黑四公主的霸道王子韩四当官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我真不是学神穹顶之上重生校园女神:帝少,别惹我一拳正义全知全能者逍遥侯秘宝之主女配修仙:小师妹的逆袭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神运仙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匹夫仗剑大河东去神医弃女

各自远扬最新章节手机版 - 各自远扬全文阅读手机版 - 各自远扬txt下载手机版 - 夏天的卡农的全部小说 - 各自远扬 广西笔趣阁移动版 - 广西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