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广西笔趣阁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 诸国皇室修罗场

诸国皇室修罗场

第196章

阮棠回去的时候, 才发现她的“临时住所”挪地方了,还是林数亲自给领过去的,独卧独卫, 颇有点一居室的意思,在这种地方竟然还有这样的待遇, 细究之下真是喜感。

林数看出了她的想法, 解释道:“这是本就有的房间,你现在只是被扣下例行询问, 待遇本就不该那么差。”他说着冷笑一声, 意思不言而喻, 就是那位在打击报复。

阮棠随意的拉开椅子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钢笔和书籍,笑了:“我没看完的书都给带来了,谢谢啊林中校,真是太贴心了。”

“里面有卫生间, 换洗的衣服也在柜子里。”林数隐晦了指了指镜子的方向。

阮棠随意的扫了一眼, 才发现头发微微凌乱,联想到卫斯柾看到她时的反应和这突然提升的待遇,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三殿下很显然误会了。

他以为她在这里受罪了, 其实那凌乱的头发不过是自来亲昵的蹭过来时弄乱的。

阮棠哑然失笑,倒是没点破, “行, 我知道了。”

“你先在这里将就一晚上, 明天就可以出去了, 其余的事情我们等出去再说。”林数安抚了一句。

阮棠敏锐的问:“卫斯柾的意思?”

林数微微颔首,心里却是苦笑连连,可不是吗,他们殿下可真是栽了,嘴里说的再冷酷再算计,本质还不是舍不得她受委屈,一看这人被抓,顾不得大局,坏了计划也要固定的把人捞出来。

你说说,既然舍不得,当然何必要执行美人计。

岂止,那祸精不仅没有半点反省的意思,反而是飞快的一摆手,果决的阻拦:“不行!”

林数一愣。

阮棠:“别捞!谁也别想把我带出去,今儿我住进来了,就没打算出去!”

林数抓狂:“小祖宗你又要作什么妖!”

“甭管,告诉你们主子,他要么就别管了,如果实在想管的话……”那祸水猫眼一转,朝他勾勾手指,把人过来一通嘀嘀咕咕。

林数临走前都是神情恍惚的,他觉得要么是这个世界疯了,要么就是他被作精给折磨疯了!

不然为什么……又答应带着她的话去见三殿下了呢?

-

一辆悍马停在宫门外,车门打开军靴踩地,自来双手插在兜里,一双清亮的黑眸在紫微宫古朴威严的大门上一扫而过,唇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随即迈着长腿踏踏的走了进去。

宫门前戒备森严的军队一看是他,纷纷退让到两侧,宫门大开,连检查的仪式都不带有的,匆匆为这煞星让行。

这样的特权,从来都是最受君主宠溺的六殿下独有。

秘书长陈钊远远便见六殿下的身影从宫道中走过来,他穿着一身蓝白的军装,风衣斜斜的搭在身上端是浪荡不羁,双手插在皮带旁的口袋里,用那群古板老臣的话来说就是半点端重全无。

但即便这样,也从来没有能让自来殿下改上半分,说话的人自己还吃了不少挂落,打那就学会安静如鸡了。

一看见这煞星,陈钊顿时苦笑着揉了揉眉心,上前打招呼:“六爷。”

“秘书长,有一阵儿没见了,不过我前两天倒是在部队看见你那小外孙了,没想到他没走仕途还是参了军,你失不失望?”

自来笑眯眯的上前,熟络的戳对方痛脚,心眼坏的不得了。

陈钊不动声色的应答:“这有什么好失望的,儿孙自有儿孙福,走什么路全看他们自己选择。”

“啧啧啧,”自来摇摇头,有感而发:“你说说,我那老子要是也能这么想,能省多少事儿啊。”

眼看这混不吝的要把话题转到君主身上,陈钊连忙打住:“可别这么说,六爷,君主也是为你们好,况且他最疼的就是你,一会到了明堂殿,您可千万别再惹他了!”

“说的好像我是什么不孝子似的。”

自来斜睨了他一眼,抬步上了宫车,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示意:“一起走吧秘书长。”

陈钊跟着坐上去。

紫微宫分为南宫和北宫,北宫又称后宫,南宫则是前朝,君主的寝宫、书房与处理政务的太和殿都在这边,要问这南宫究竟有多大,你看他们坐了半个小时的宫车才到明堂殿,就知道了。

临下车前,陈钊还仔细的打量了六殿下两眼,试探着道:“您今天看起来,心情似乎格外的不好。”

“这么明显吗?”

自来挑了挑眉,但是紧接着就跟着一句:“那我就放心了。”

陈钊:???这煞星又要做什么???

很快他就知道了。

今天也是巧,六位殿下都凑到了一起,然后陈钊就眼睁睁的看着六殿下怼天怼地,无论他哪个哥哥说话都会被无情拆台,那毒液真是无差别喷洒,就是明晃晃的告诉你们,他是来找茬的!

惹得君主都多看了两眼这个小儿子,问:“老六,你又闹什么毛病呢?”

自来面无表情:“您也知道我有毛病,对病人还望大家多多包涵。”

君主:“……”

五位殿下:“……”

你有病还有理了?

眼看他不说好话,君主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沉声道:“好了,你如果是和哪位哥哥闹了别扭就和他私下解决,解决不了就当面说给我听,别阴阳怪气的。”

这要换个人像他这么胡闹,早就被一顿斥责甚至厌弃了,也就是对这个与自己最为相像的儿子,他才多了几分包容。

君主此话一出,众殿下神情各异。

大殿下与二殿下是若有所思,似乎猜到了什么又不能确定;储君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茶,噙着淡淡的笑风度优良,表面上完全不受影响,只是喝茶的动作掩饰了他眼中的锐芒;

四殿下是完全的对号入座,却不觉惊慌,反而是唇角绽放出一抹并不明显的冷笑,似乎在说,你有种就闹到君主这里来,大家两败俱伤,谁也别想逃脱。

五殿下显然是最不明真相的,偏偏他和老六关系还不错,这个时候一直给自来打眼色,示意他有事私下说,别胡闹。

微妙的气氛足足停滞了一分钟,随后自来微微一笑,若无其事的道:“您说得对,一些小事而已,我们私下处理就好了,就不惊动您了。”

“能处理便好。”

君主将所有人的小动作收入眼中,却半点没有点破,他淡淡的道:“兄弟之间磕磕巴巴在所难免,尽早处理,总比闹大丢了皇室面子为好。”

这便是敲打了。

殿下们皆是眼神情微凛,其声称是。

待几位殿下走后,陈钊上前,低声将来时的事情汇报给君主。

君主笑了笑,竟无半点意外,讲道:“小六虽然混蛋却不是冲动的孩子,他今天来故意当着我的面小闹了一场,就是要警告他的哥哥呢,那意思就是大不了闹大了,大家鱼死网破。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次这事看起来还不小,起码老三和老四都参与了。”

陈钊眼皮一跳,暗道这几位殿下还是太嫩了,他们的表现掩饰的再好,在陛下面前仍旧是无所遁形。

君主敛下眼眸微微沉思,缓缓开口:“小六很少这么花心思去处理,这事牵涉不小,你慢慢查,往深处查,不要有所遗漏。”

“是,我这就着手去办。”秘书长应下。

-

另一边

“自来这又胡闹什么呢,”二殿下斯恕抬眼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斯致,猜测道:“和老四?因为路轻棠那事?”

大殿下斯衡道:“轻棠那事,无论你们想怎么处理,先把人接出来。”

这话说的,惹得两个弟弟都去瞥他,这还是他们的直男癌大哥吗,要不是了解他有事不会欺瞒,他们都怀疑大哥是不是爱上路轻棠了。

同时,四殿下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小六显然是为了路轻棠才发难的,是以在散会后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缓了几步静等自来发难。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自来的确走过来了,开口第一句话却是:“三哥留步。”

找储君?

众人皆是一愣,五殿下斯裴还不在状态,嘀咕了一句:“他们俩终于明面上要闹翻了?”

斯致看了一眼五弟,心知他还不知道路轻棠的事情,这也是四殿下特意吩咐的,他不愿意那个女人把他唯一视为亲弟的老五牵扯进去。

“走吧。”他沉声,在对方企图看热闹之下,先把人带走了。

储君停下脚步,回头,神情淡淡,没有半点意外的意思,他站在宫殿的石阶上,静等自来上前。

自来似笑非笑的道:“三哥,你应该也知道我是因何起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斯柾微微一笑,坦然的道:“安国的来使为路轻棠向外交部施压,这事是我将压力转到斯致身上的;你想先把人救出来,也是我暗中出手阻拦的,如果是这两个问题,你没必要再问了。”

“什么?”

大殿下和二殿下诧异的看着储君,老三这是发什么疯呢?

就算你真的拿人当一枚棋子,最多就是抽身离去不再管,任由自来和斯致掐的你死我活,但是你出手害路轻棠是图的什么?把仇恨值揽在自己身上……

得不偿失啊!

自来嗤笑一声,满脸讽刺,毫不客气的道:“卫斯柾,我就说你不是个东西,现在连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你图的是什么?”

对于他不客气的攻击,斯柾半点不恼,他只是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眼弟弟阴沉的脸色,似乎在评估他这情绪里的愤怒有几分,最后摇了摇头讲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可以自己去问路轻棠。”

他说完,转身便走。

大殿下和二殿下,是被他意味深长的语气惹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斯恕一边跟上去,一边低声喃喃:“这听起来还有内情,总不会是她强x你了吧……”

自来停在原地,他的双手插在兜里,愤怒的表情不知何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拧着眉头,想着储君那句话若有所思。

-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阮棠坦然的道。

自来都被她气笑了,发出灵魂拷问:“你又作什么幺蛾子,总不能是在这里住上瘾了吧,我老子说我作妖,和你一比简直不值一提,路轻棠你这个疯子!”

阮棠理直气壮的反问:“为什么不能是住上瘾了呢,你看这个环境,一居室,有高层大窗海景房,还有免费伙食供应,我每天在这里看看书一天的休闲时光就过去了,有什么不好呢?”

她说着,还一本正经的拉上自来往窗边走,指了指远处的小湖,证明自己没说谎。

“这充其量就是和河景房!”

自来下意识的来了这么一句,随后才发现话题都被带歪了,又转回来:“你别和我插科打诨,到底又想作什么妖,实话实话。”

阮棠:“当然了,我想作什么怎么会瞒着你呢,甚至于我还需要你的帮忙呢。”

她笑眯眯的道,然后在自来狐疑的眼神中将人拉过来,附耳低声,“你只有一个任务,无论以什么方式,让卫斯裴知道我在这里。”

自来霍然站直身体,神情不明,有点气恼又有点欣赏的意思在其中,半晌后他才说出一句:“你可真是个疯子。”

“看来你已经猜到我想要做什么了。”阮棠弯了弯唇,颇为愉悦的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感慨道:“不愧是我的自来,果然是冰雪聪明。”

“甜言蜜语信口拈来,你若是个男人,只怕我那老爹论起风流都不是你的对手。”自来哼笑一声,但是看他那神态,明显也是受用的。

-

“小六最近在搞什么飞机?”

在给四哥搜集的古玩又一次被自来截胡后,五殿下斯裴终于忍不住发出疑问,“他不是和他三哥彻底闹翻了吗,怎么又突然往我这发起疯来了?”

“他就是一条疯狗,你管他为什么,不理就是了。”斯致看了一眼五弟疑惑的面孔,眼眸微动,却压下了他的疑问,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君主有意将为联邦大会提前做准备的练兵事宜交到你的手上,你怎么想?”

斯裴撇了撇嘴,“没什么想法。你知道的,我对这些并没有兴趣,比起练兵,我更想利用这珍贵的时间去挖掘一些乐子,对了四哥我最近给你找古玩的时候,收了一把连环锁……”

因着受四哥影响,斯裴对古玩也颇有兴趣,只是没那么痴迷,比如这令他感兴趣的连环锁,并非是因为他本身的身价与时代沉淀的底蕴,而是因为他解不开!

有挑战性,才有意思。

不过他这边还没讲完这连环锁,就被斯致的心腹江涉所打断。

“什么事?”四殿下看了一眼江涉急匆匆的步伐,问道。

江主任上前,附耳低声嘀嘀咕咕的说了一些什么,斯裴并不感兴趣,隐约听到“安国……施压……外交部……”这些不连贯的词汇,随即便没什么兴趣的移开了视线。

不过显然,在江涉说完之后,斯致的表情便冷了下来。

“大事?”斯裴关心的问了一句他四哥。

“不是什么大事。”四殿下抬眼看了看弟弟,道:“我先处理完这点小事,回来再和你细说阅兵事宜。”

又是阅兵。

提起正事,斯裴的表情立刻苦起来了。

好在他三哥已经走了。

更妙的是,这边人刚走,他就得到了好消息:“五爷,我们找到了连环锁第一把密钥的线索!”

斯裴立刻将大事抛之脑后,他翘着二郎腿,拨通对面的电话,开门见山的问:“哪儿呢?”

“据说是六殿下买下来,送给了路轻棠。”

在路轻棠那里?

五殿下握着手机的手一顿,随即笑了出来,“还真是缘分,行,帮我查查她的行程,我亲自去谈。”

对面犹豫了一下,低声说:“路轻棠被关起来了……”

“什么?!”五殿下还真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闪过自来的发难、和四哥的避之不提,内心顿时升腾起不祥的预感。

心腹将调查结果递上来的时候,还不忘评价两句:“殿下,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是四殿下既然吩咐下去将这事瞒着您,那么能够瞒天过海将信息传递到您耳朵里的人,必然是不怀好意。”

“我知道,告诉我消息的人是珍宝阁的老板,大概率是老六的人,那边早就挖下坑等我跳了。”斯裴笑了一声,眼眸一片清明,却没有说处理方式,而是转而问他:“果然是我四哥做的?”

心腹叹了口气:“对,就是以山河印发难的,现在是几方博弈,听说连外交部都下场了。”

斯裴回忆起江主任的汇报,当时果然是说的路轻棠,四哥显然打算一瞒到底,所以江涉才会避着他。对于这点五殿下的接受能力倒是良好。

他知道四哥对路轻棠有偏见,也知道四哥对他的关爱做出这种事情不稀奇,不过对于这个结果还是不由得好笑:“你说,这小姑娘也是厉害,连四哥都能惹恼了。”

斯致口口声声不让他掺和,结果自己倒是出手了。

心腹垂眸,对于他带着兴味的评价不置可否,只认真的道:“既然是陷阱,那么您就没必要……”

“不不不,还是有必要去的。”斯裴抬手打断,“且不说密钥在路轻棠手里,就说这陷阱,我还真好奇这小姑娘想玩什么花样儿。”

他的眼眸闪了闪,显然是兴致高昂。

心腹面无表情:“四殿下是不赞同的。”

“瞒着四哥就是了,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况且我一个无权无势不务正业的闲散王子,就算有陷阱又能奈我何?”五殿下相当的有自知之明,且对陷阱不以为然。

心腹被他噎的哑口无言。

他们五殿下哪里都好,就是不靠谱,一遇到感兴趣的事情,简直就是谁也拦不住。

-

在阮棠布置任务后的数日后,六殿下安排人送来了一道解签牌,那人还转告了自来的话:“殿下说,这就是引鱼儿上钩的鱼饵,但是请您慎重处理,因为那条大鱼看起来嘻嘻哈哈挺不靠谱的,实际上脑袋清明的很,别一不小心就反噬了。”

换言之,你把人引过来,需知他没道理不会察觉你的算计。

“告诉他,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这一次我想玩的,是阳谋。”阮棠把玩着解签牌,纯金的材质握在手里颇重,上面的划痕和颜色都说明了它经历过岁月的沉淀,牌子上刻着一行小字,正是签文。

把签文刻在金子上,显然是金子不像木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腐朽,但是这种大手笔,还是令人不禁好奇,做签的人是何方神圣。

她喃喃:“这人,还挺有意思。”

可惜了,这是个古人,金子没腐朽,做签的人早已化为白骨。

就在这时,大门开锁的声音响起!

阮棠抬眼去看,敞开的门口站着一道高大的身影,那人也在探究的看着她,打量的目光像是在看什么动物园的大熊猫般稀奇。

她顿时笑出来,“我以为你会犹豫两天再来。”

“你为了引我来下了这么大手笔,我当然要投桃报李。”

五殿下也笑,抬步走进来,还不忘顺手将门关上,他先是四下扫了一眼,打量着环境:“你这生活挺滋润啊,看来我来的时候真是白敲打局长让他照顾你了。想想也是,你有事,不管是储君还是小六,肯定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他打趣了一句,目光落在阮棠手心的金牌上,“这就是密钥?”

阮棠斜睨着他:“果然是冲着密钥才来的,倘若没有这宝贝,你是不是就根本不屑于来看我一眼了。”

“怎么会呢,这么有趣的事情,就算没有密钥我也得来看看啊。”五殿下非常自来熟的坐在她对面,笑道:“你啊,是我见过最能作的人,连小六都比不上,倘若你们俩缓缓身份,来云国怕是早就翻天了!”

就现在,她没什么身份,还能以情人的身份闹得皇室鸡犬不宁、差点惊动君主呢!

阮棠耸了耸肩,“如果我能闹得鸡犬不宁,只能说这个地方根基本身就不稳。”

就像是几位殿下闹成这样,真的只是因为她这个红颜祸水吗?不见得吧。

这群人之间本身就分出派系、早有龃龉,争皇位这种事情才是大矛盾,她最多就是冲突的导火线而已。

祸水理直气壮的甩锅,末了还发难:“你不会也像那些封建老东西似的,把什么事情都推给红颜祸水吧?”

“怎么会!”

五殿下哪里说得过她,干脆就转移话题,指了指她手中的金牌:“我们还是说回连环锁的密钥吧。”

他的意思是想把这玩意儿买回去,岂料还没开口,阮棠已经自然而然的伸出手问他要:“连环锁呢,拿出来啊。”

“你还想参与解锁不成?”斯裴好笑的问。

阮棠反问:“密钥给了你有什么用,你解的出来?看样子连环锁没拿来是吧,那你什么时候拿来再说吧。”她说完嫌弃的挥挥手开始驱客了!

这翻脸之快,让斯裴都惊讶了。

“你绕了这么一大圈把我叫来,什么都没做就让我走了?别告诉我,你其实就是想要我手里的连环锁。”

阮棠诚恳的道:“不,我其实是想套路你,欲擒故纵懂不懂?”

她越这么坦然,什么都敢说,斯裴还真就拿不准这姑娘怎么想的了,他还真就坐的稳稳地不走了,“行,我现在就让他们把连环锁送来,看看你能不能解出来。”

阮棠哼笑:“你瞧瞧,这欲擒故纵不就管用了吗。”

这口气,像是陈述句,但是莫名的又像是在讽刺。

斯裴不和小姑娘计较,只是敲了敲桌子,朝她伸手:“那现在,可以把密钥拿给我看了吧。”

“诺。”阮棠也不扭捏,随手一递。

斯裴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这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怎么突然就这么爽快了?

搞得好像有陷阱似的。

阮棠悠悠的道:“你那什么眼神,怕我吃了你不成?”

“那倒没有,不过你这么爽快还真的挺怪异的。”斯裴想了想,在女人这回事上又没有太多的经验,一开局就遇到了boss级祸水,他想不透干脆就不想了:“算了,你的心思太难猜了,谁知道你一会一个想法都在想什么。”

五殿下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仿佛已经被玩坏了。

阮棠乐不可支,评价道:“卫斯裴你知道吗,乍一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那种很会玩乐的风流浪子,细细一接触才发现你是个很单纯的直男。”

斯裴道:“我的确好玩,但对玩女人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尤其像你这样的女人,如果把时间都放在研究你怎么想上面,简直比处理公务还难。”

他说着,已经翻开金牌,微微惊讶:“是解签牌?”

“黄金做的解签牌,是不是相当的大手笔。”阮棠也跟着感慨。

斯裴赞同:“没错,如果不是年代久远,我还真想见见做签的人。”

……这话,阮棠刚才也说过。

“英雄所见略同。”

一通惺惺相惜,斯裴摩擦着解签牌,低声念出签文:“衰木逢春少,孤舟遇大风,动身无所托,百事不亨……”

他的声音温润如溪水,完全就是高级的享受,但是念出来的内容却让人面面相觑。

阮棠:“下下签啊。”

“你会解签?”斯裴问。

“听字面的意思就好了,这不就是说你事事不顺遂,喝水会呛死吃饭会噎死,出门会被花盆砸死吗。”

斯裴:“……喂喂喂,这么不吉利的事情你拿我举例真的好吗?”

阮棠点头:“的确不吉利,所以我并没有拿我自己举例。”

五殿下扶额,不再和这牙尖嘴利不讲理的小姑娘斗嘴,正巧这时候连环锁已经送来了,他顺手接过,微微摆弄:“签文中应当有解锁的密钥,你觉得会是什么?”

“我只知道拿下下签做密钥的行为挺不是东西的。”阮棠从他手中接过连环锁,仔细打量了一圈,说:“像孔明锁,但是这玩意儿比一般的孔明锁要麻烦的多。”

她说完一抬头,突然来了一句:“你知道什么是孔明锁吧?”

斯裴都气笑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知道?即便我再不务正业,所受的教育也是全国最顶尖的,我们兄弟几个的授业恩师都是沈霁月,你觉得我的学问会很差?”

“沈霁月是谁?”阮棠随口问了一句。

斯裴:“……”

他无奈的道:“现任内阁首相,我想你应该补充一些常识。”

“名字挺好听的。”这是阮棠唯一的想法。

不过她倒不是质疑斯裴的学识,而是说完之后才想起来历史不同,这个世界的背景,似乎是从某个朝代开始就和现实世界出现了分叉,从那以后出现的都是她没听说过的陌生朝代。

既然知道孔明锁,那起码不是春秋时出现的历史转折。

阮棠试着转动其中一个按钮,其余的锁扣跟着转动,顺序再次被打乱,她停下手,说:“这玩意儿有千万万个可能性,十几道锁在其中,即便用数学来算也无法确认真假,所以为今之计就只有解谜签文。”

“下下签……”斯裴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又念了一遍签文,突然问向阮棠:“你觉得这会是哪个朝代的连环锁?”

“这锁起码有八百年以上的历史。”阮棠笃定的道。

“那就好办了。”

俩人不知何时已经有商有量的进入状态,斯裴坐下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拉进了和她的距离,他解释道:“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但是也不需要神话,所有有可能的解密方式我们都可以试一试,总会成功的!”

这大兄弟在政务上各种推诿不耐烦,提起给一个连环锁解谜,倒是痴迷的很。

阮棠一挑眉,同样是不服输的劲儿,“那还等什么呢?”

没道理他们俩还能输给古人的智慧!

-

“斯裴最近在忙什么,整日不见踪影。”

日常入朝开会结束后,君主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一向和老五形影不离的四殿下斯致,竟然愣了一下。

斯致道:“联邦大会在近,五弟应当是公务繁忙才会抽不出身来。”

倒是圆滑的说法。

君主摇了摇头,淡淡的评价:“他的心,从来不在这上面,罢了,也不指望他有什么出息。”

斯致垂眸不语,内心无限讥讽。

斯裴的母族皆为君主所杀,母妃亦是过世许久,老五在您的眼皮底下能有什么出息,敢有什么出息?

不过君主倒是提了个醒,他最近忙于处理各方压力,和老三老六各种你来我往的争斗,还真是疏漏了老五,甚至今天君主提起来,他才意识到这一点。

意识到时,心里已是不妙。

退朝后,回去的车上,斯致问:“斯裴人呢?”

江涉:“他新得了一个连环锁,最近在忙着寻找解锁的方法。”

听到这里,斯致才松了口气,但仍不敢大意,亲自拿出手机拨通老五的电话。

“四哥?出什么事了?”斯裴显然对四哥打电话过来很是惊讶,第一反应就是出事了。

“没什么事,不过是你我兄弟最近很少聚在一起,今天正好我有空,来家里喝酒吧。”四殿下说话滴水不漏,试探都是不着痕迹的。

斯裴正拿着新的线索往拘留所走,随口道:“不用了,我最近忙着解谜连环锁,刚得了个线索得找专家帮我解解,等我解开以后第一个拿过去让你看看。”

电话挂断后,他也抵达了目的地,如入家门般熟练的推开了阮棠的门,兴致高昂的献宝:“看看,第二条线索,来来来棠大师,咱们继续解锁。”

是的,他们已经解开了第一条签文,而且最关键的信息还是阮棠点出来的,这一点彻底征服了直·斯裴·男的心,让他发出了真香的声音,再也没有对阮棠发出半点不行的怀疑。

阮棠斜睨他:“你每次来除了解谜还是解谜,我是你的专业解谜师吗,就算是解谜师也是要收费的知不知道??”

“我的棠大师你说话亏不亏心,你想要什么我拒绝过你?你简直就是我祖宗。刚才我四哥来电话喊我去喝酒我都给拒了,都是为了你啊!”

斯裴哄人这方面,在阮棠的□□下简直一日千里。

“是吗?”阮棠微微勾了勾唇,笑的如同偷了腥的狐狸,意味深长:“拒了就好。”

斯裴还在沉迷于与阮棠解谜,两个人窝在小小的一居室里,挨得格外的近,有说有笑的,分外亲密,宛若一对陷入热恋中的爱侣。

殊不知与此同时,他最亲爱的四哥,四殿下斯致正坐在监控室内,冷眼注视着这一幕。

从被斯裴拒绝后他便产生怀疑,往深处一查,如今更是亲眼所见,他的好弟弟被那个祸水勾的三魂失了七魄,而那祸水弯唇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对他反击的得意。

※※※※※※※※※※※※※※※※※※※※

日万补偿w

-

这个世界写的挺不顺利的

全文到现在93w字,这是第八个副本,前面七个其实都写的很流畅,我也一度轻松日万,一路跟下来的读者应该都感受过当时欢快的氛围哈哈

但是最近是真的不行了,不是因为字数太多写腻了,实际上我还有爱,甚至特别喜欢这个题材,但是emmm严打其实大家都懂

这个世界的背景和设定都改了很多次,做大纲时记录的剧情和梗几乎全删了,与其说是现代皇室,现在更像是架空星际皇室背景了,里面的官职还是其他的都尽量不和显示接触,但即便是这样我还胆战心惊的,生怕一个映射现实三观不正的帽子扣下来就给我锁文了……

这种情况下,我能施展的剧情太有限了,每天都在不断的推翻重写,写到绝望。

昨天花了一天的时候整理了接下来的大纲,应该可以顺利很多,我也不和你们保证日六日万了,万一做不到又平白让你们失望,只能说我尽量去多写,去补偿你们w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念你无涯 88瓶;爱吃小怪兽的凹凸曼 40瓶;浊音 30瓶;咸鱼乌赋 20瓶;16458424 11瓶;冒泡、詹粥 10瓶;啾咪好几口、初夏情微动 8瓶;伊人 5瓶;栀寒九暖 3瓶;云阿宝 2瓶;全幼儿园最可爱、顾言、汴梁河封、小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请大家收藏:(www.gxgqt.org)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广西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最新章节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全文阅读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txt下载 - 洛拾意的全部小说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广西笔趣阁

猜你喜欢: 独家密婚:强娶甜妻的首席丫头,我们一起私奔吧冷血总裁坏坏坏等待奇迹的圣诞节重生之妻本风流劫来的华贵重生之将门千金逆天娇:重生豪门萝莉沈少囚爱:抱歉太爱你重生校园之商女绝世溺宠:国民女神,不要跑爆宠娇妻:大叔,你太撩!撒旦老公,请温柔!贺少猎爱小娇妻人生如若初见魔法异能:盗墓之惊悚奇术南先生,你老婆是凶犯豪门钻石妻家有腹黑老公:甜蜜追妻101次萌宝来袭:爹地,超给力穿越七零小甜妻豪门重生之变身纨绔千金冤家路窄:兔子专吃窝边草重回六零:种田发家养崽崽乖妻太过分:老公睡地板去契约下的豪门游戏:意外成婚
完本推荐: 重生之美人为帝全文阅读冷宫罪妃VS狂野邪皇全文阅读铁血职业全文阅读黯然销魂:魅狐妃全文阅读303室帅哥军团4全文阅读胭脂错:嚣张妖后很倾国全文阅读仙龙劫全文阅读大邪主全文阅读玄武拳经全文阅读仙缘全文阅读少年张良全文阅读极品总裁不好惹全文阅读汉末超级书院全文阅读弑仙杀神全文阅读中国远古帝王谱全文阅读都市异能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之华阳废后全文阅读EXO之被染蓝的童话全文阅读重生嫡女:天才烙画师全文阅读神医傻妃:呆萌王爷很腹黑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卧底归来战古城重生女医暖军婚东方皇后传我自蛮荒来重生校园女神:帝少,别惹我最强运动员山河令大唐医王萌宝征婚:爹地,快娶我妈咪!好爸爸系统[快穿]亡灵主播我在洪荒有座山鬼气凛凛在魔法世界进行科学建设的可能性竞技天王鹿驸马古尘集七零流氓难当[穿书]神医狂妻:腹黑邪帝,宠上瘾野火烧不尽,离离原上草喜洋洋快穿之叫妈妈腹黑四公主的霸道王子从天而降砸中你我是都市医剑仙倾世妖娆:神秘魔帝宠上瘾我真要逆天啦南先生,你老婆是凶犯重生魔法帝国贺少猎爱小娇妻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洛拾意的全部小说 -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广西笔趣阁移动版 - 广西笔趣阁手机站